“谢谢你们的好意,不过我暂时还不想离开西府,去往宗府,而且我修炼的是,即使我到了宗府,相信也不会有什么突飞猛进的飞跃吧?”萧一看着面前的白发老者说道。

“可是,我奉宗主之命,必须要将你带去见他!”白发老者为难地说道。

“宗主是让你过来请我过去,还是将我押解过去?”萧一对白发老者说道。

“自然是邀请!”白发老者如实地说道。

“对啊,既然他让你请我过去,自然是把我当做客人,所以,对于客人的难处,我想宗主应该会理解的,而且我如今岁数还小,不想离开父母,等我成年之后,必定会去宗门,与宗主相见的!”萧一对白发老者耍起了无赖。

“要知道,宗府之中神功秘籍可不是这里能够比拟的,单单剑法这一块,就有数十部不弱于的秘籍。”白衣老者见命令无效,只能使出利诱。

……

“呼~真是个难缠的老头!终于忽悠走了!”萧一望着远去的白发老者,不由得说道。

……

冬去春来,转眼间一年过去了,萧一在这一年中,除了宗府的这个小插曲之外,过得是相当的舒心,没人督促他练功,偶尔去城里逛逛街,相比于纪宁,生活显得格外得悠哉。

“这才是孩童该有的生活嘛!我来这个世界可不是为了疯狂修炼的!”萧一不由高兴地说道。

由于有了纪宁这个修炼狂哥哥,萧一有时不自觉地便疯狂修炼起来,此时突然闲下来,萧一才感觉身一阵说不出来的轻松。

清风舞长发清纯美女唯美写真

而这难得的平静,却被纪宁大闹江边城所打破。

西府城内城。“一川,听说纪宁已经突破成为先天生灵了,恭喜啊!”

“一川你这儿子可真厉害。”

“今年才十一岁吧,十一岁的先天生灵,能排在我们纪氏五府千年来前三了。”

一向宛如冰山的纪一川今日眉宇间也难得有着一丝喜悦,虽然依旧板着脸,可是和他熟悉的人都能感觉到纪一川心底的开心。自从纪宁在江边部落三脚塌城墙、一脚踹飞江三思,这消息自然迅速就传回了纪氏。

纪氏五府都已经传开了,作为父亲纪一川自然内心开心的很,这一两天经常听到一些恭喜、夸赞的。人们都是习惯锦上添花的,眼看着这纪宁先是被定为下任府主,又这般妖孽的十一岁就成了先天生灵,即使相对于他那个更加妖孽的弟弟纪平也不遑多让了。

“还真是可怕的惯性,没想到我即使早早将翼蛇杀死,但春草还是死了,纪宁还是大闹了江边城!”当萧一听到这个消息后,不由得惊讶地想到。

……

“看你乐的。”尉迟雪正端着瓦罐,给花儿浇水。

“我怎能不高兴!”纪一川坐到一旁的石桌旁,翻手就拿出了一竹管,惬意的喝着果酒,“纪宁他未曾先天时就斩杀了水犀王,现在一突破先天……都能一脚踢飞那江三思。江三思可是早就跨入先天了,是先天生灵中期的炼气高手,都接不了我儿一招。纪宁应该是神魔炼体方面也达到先天了!”

按照江边部落那边的黑甲卫传来的情报,纪宁曾经施展出剑芒击飞江禾的短刀。

显然,纪宁已经炼气达到先天。

而纪一川非常熟悉大儿子,也知道大儿子经脉的缺陷,怕是神魔炼体达到先天后整个身体脱胎换骨,炼气方面才能顺道突破。

“赤明九天图。”纪一川看着尉迟雪,“这可是赤明九天图,传说中神魔炼体第一法门!我纪氏从未有谁靠它突破到先天,可是我纪一川的两个儿子居然先后做到了,以后他们肯定比我还要强大,他们的名字也将被无数部族传诵,我们纪氏也将因此变得更强大!”

纪一川豪情万丈。

“纪氏变得更强大?”尉迟雪轻轻点头,“或许因为我儿,纪氏也能如当初我尉迟氏一样风光呢,只可惜我尉迟氏……”

“没有永恒不灭的部族。”纪一川也道,“即便是存在无尽岁月的大夏王朝,也是在神魔时代时立足,尔后灭掉了其他的古老王朝,才统一这一片大地的。那些古老王朝都有着无尽悠久的历史,不一样覆灭了?”

尉迟雪点头:“我明白,对此我早就看开了,宁儿,平儿身上也有着我尉迟氏的血脉,他们将来名传无尽大地,我尉迟氏先辈也定会无比开心的。”

“嗯。”纪一川点头。

……

夫妻二人谈天说地正开心着时,原本拿着竹管喝酒的纪一川忽然面色大变,这一刻,在翼蛇湖岛上巢**纪宁则是被直接挪移到那神秘古老的水府遗迹中去了。

“怎么了?”坐在一旁的尉迟雪立即发现自己男人心情的剧烈变化,“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纪一川摇头,“只是想到一些事今天要做。”

尉迟雪皱眉:“还骗我?你这一张脸根本就不懂得掩饰,以你的心境一般的事根本无法令你心乱……而能让心乱成这样的,定是大事。说吧。”

“父亲,母亲,我感觉到哥哥似乎出了什么状况!”此时,萧一突然跑过来对纪一川和尉迟雪说道。

作为孪生兄弟的纪宁和萧一,虽然由于灵魂的原因,性格并不相同,但他们却有一种神奇的能力,就是能够在对方遇到危险的时候感应到。

“真的是宁儿出事了?”尉迟雪惊讶地说道。

“哥哥暂时还没有危险!”萧一肯定地说道。

“怎么回事?你来说吧!”尉迟雪听到萧一的话后,神情缓和了许多,转头对纪一川说道。

纪一川看向妻子,有看了看萧一,叹息道:“我当初给了纪宁一块玉剑,不管距离多远我都能感应到纪宁的位置,我当初严令他不准离开西府城超过万里,一旦超过万里,我就会抓他回来,将他关在地牢三年。”

“怎么了,他离开西府城超过万里了?”尉迟雪连问道。

“不是。”纪一川脸色难看,“我感应不到玉剑了。”

“什么!”尉迟雪大惊猛地站起来,紧跟着就咳嗽起来,剧烈咳嗽起来。

“我不想说,你硬是要我说。”纪一川连扶住妻子,揉着妻子的背部,“好点了吧?”

“母亲,你没事吧?”萧一关切地问道。

“我这是当初怀你们兄弟俩时留下的病根你也是知道的,没事的。一川,你继续说!”

“你怎么会感应不到你的玉剑,你不是说,不管距离多远都能感应到吗?你感应不到……是不是宁儿遇到危险了!”尉迟雪焦急地说道。

“你别慌。”纪一川连道,“我感应不到玉剑有两个可能。”

“第一个可能,是宁儿遇到危险,然后拿出了玉剑,还没来得及捏断玉剑,敌人就一瞬间令玉剑化为飞灰了。”

“第二个可能,宁儿一瞬间已经远远到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我都感应不到的地方。”

尉迟雪也平静下来。

“而纪平刚刚也说了,纪宁并没有生命危险,那就是说,他并没有碰到强大的敌人,那就剩下另外一个可能了。”

“纪宁一瞬间到了无比遥远的地方,我的玉剑不管在哪我都能感应到……这话虽说有些吹嘘,可百万里之内应该是能感应到的。想要瞬间到百万里外也有些不可思议,我觉得可能性更高的是,纪宁应该去了另外一空间,误入遗迹。”纪一川说道。

“误入遗迹?”尉迟雪也点头。

他们俩都是在外闯荡过,见识广阔,明白这无尽大地上是何等神奇,单单神魔时代就遗留下不知道多少遗迹,那些大能者一般都是开辟一个小空间乃至一个小世界的。

“你最后一次感应到宁儿是在哪?”尉迟雪连问道。

“翼蛇湖!”纪一川道。

“我们去翼——咳!”尉迟雪又咳嗽了起来。

纪一川连道:“我去吧,你就不要闯荡了。”

“宁儿遇到危险我怎么能不去?”尉迟雪摇头。

“我们一起去吧!母亲,你将这枚丹药吃下!”萧一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只玉瓶,小心地递到了尉迟雪的面前。

“这是?”尉迟雪询问道。

“这是一枚神奇的丹药,能够治疗身体上的一切伤!”萧一对尉迟雪说道。

“这……”尉迟雪知道这是儿子的一片好意,不过却也知道,自己的伤势,普通丹药根本很难起到效果。

“吃下去吧!”萧一在尉迟雪犹豫之时,直接拿出丹药,瞬间放到尉迟雪微张的檀口中。

“纪平!”纪一川看到儿子如此鲁莽的行径,不由得惊呼出声。

“这……”尉迟雪在脱下丹药后,也不由惊呼出声。

“雪,你没事吧?”纪一川对尉迟雪说道。

“没事,我感觉前所未有的好,仿佛我回到了手上之前一般。”尉迟雪此时整个人仿佛年轻了几岁一般,对纪一川说道。

“这……我给你看一下!”纪一川不放心地说道。

“算了,我们还是去寻找宁儿吧!给我检查随时都可以!”尉迟雪对纪一川说道。

看着妻子的眼神,纪一川也只能点头:“好,我去和花姑借用青焰鸟,最快速度前往翼蛇湖。”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浅浅app下载新版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