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把小家伙哄回自己屋子里后,温知故颇不是滋味地回到玉院里,见书阁里还点着灯,轻轻推开门一看,见纪叙白坐在桌前写东西,温知故过去看了一眼,纪叙白是在给高老先生写推荐信,温知故看了几行字,有点忍俊不禁:“把纪小时夸得不像话了。”

“那我女儿过去了,总不能教人看轻了去。”

温知故低头替他的肩膀揉了揉,想到了什么,弯了一下唇说:“纪小时那个性子,怕是不会让人看轻了。”

纪叙白顿了一下,忍不住把身后的温知故拉进了怀里,搂着她让她稳稳当当地坐在自己腿上,低头咬了一口她的唇,声音很低哑,“知故生的宝贝,自然任何人都不能看轻了去。”

温知故这会儿被纪叙白抱着亲了亲,又有些不舍地说:“我倒不担心她会被人欺负,这丫头不欺负别人都算好的了,只是担心她不肯好好吃饭,小时别的还好,就吃饭挑食的很。”

“要不,派个丫鬟跟着她……”

“不行。”温知故很坚决地拒绝了纪叙白,“小时是去学习的,身边带着人是什么道理。”

纪叙白只好叹了口气,摸了摸她的头发说,“都听知故的。”

他也知道温知故是为了小丫头好,这些年,若不是还有温知故管束着,他怕是真的要把纪小时惯得没法没天了。

……

翌日,青稚去了一趟军营,打算和苏苏交接一些接下来的行程,她在靶场上找到了苏苏,苏苏看到她来了,挺利落地从石台上跳下来。

来势“胸”猛的性感女生

因为刚训练完,苏苏看起来满头大汗,阳光照在他袒露的颈脖上,小麦色的肤色十分的健康有魄力,他喘息着攒动了一下喉结,接过了底下人递过来的汗巾,抹了一把脸,走到了青稚跟前,“怎么迟到了?”

青稚一手负在身后,一只手拿着文书冲他晃了晃,挺秀矜贵的身姿,站在阳光下,泛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光泽。

苏苏挑了一下眉:“是什么?”

青稚还想晃,却被苏苏伸手夺了过去,她便老老实实放下了手,看着他等待批准。

苏苏翻开文书的时候,得空瞅了她一眼,勾唇笑话她:“不安分。”

等他扫了一眼文书上的内容,苏苏的心里微微一沉,抬起眸时,却是不动声色地问道:“去青山?”

青稚点点头说:“我跟爹爹说过了,爹爹也答应了。”

苏苏又翻了翻文书,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可以。”

青稚便跟苏苏去他的营帐里,苏苏给她申请的文书盖章,末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抬起头,开口问她:“我听说温简这两日要去青山查个大案子。”

青稚只好承认:“我陪他去。”

苏苏盯着她看了片刻,轻声道:“这样啊。”

他把盖好章的文书递给她,青稚上前去接,拿住了纸,却没能拿回来,文书的另一端还被苏苏握着,青稚轻轻蹙起眉看他,苏苏这才松开了手,过了好一会,轻声问道:“去多久啊?”看日子下载什么软件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