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一分钟左右,才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他记得他孙媳妇儿,叫什么念。

   他问许念念:“小丫头,叫念宝呀?”

   “老爷爷,我叫许念念,念宝是我妈妈喜欢这样称呼。”

   许念念……

   这个名字瞬间击中老爷子记忆,对对对,他孙媳妇儿就是叫许念念。

   怪不得,怪不得她们一家子会住在这里。

   原来这是他孙媳妇儿。

   那个不孝子孙居然也懂得用这些办法追女孩子,老爷子顿时笑眯了眼,特别和蔼的对许念念说:“丫头乖,我是爷爷。”

   许念念:“……”

   众人:“……”

   许念念哭笑不得:“老爷爷,您别开这种玩笑,我爷爷已经去世了。”

   冬季清纯美女-

   老爷子顿时急了,这丫头怎么就不相信他说的话呢。

   老爷子一急,说话就没头没尾,吹胡子瞪眼睛的说:“丫头,我真是爷爷,那个不孝子孙,我孙子,我是他爷爷,也是爷爷。”

   许念念突然特别同情这位老爷爷,心想这老爷爷恐怕是把她当成他的家人了。

   老人家到了年纪,总会有识人不清这个阶段。

   许念念忙安慰他:“老爷爷,您别急,我等会儿就带去找的家人好不好。”

   老爷子呼呼喘气:“是我孙媳妇儿。”

   许念念:“……老爷爷,我还没嫁人呢?”

   此时就连屋里其他人看老爷子的眼神,都充满了怜悯。

   正在这时,院子外传来靳御由远及近的声音:“念念,有没有看见一个老头来这……”

   靳御走到门口,正好看见老爷子,错愕的叫道:“爷爷?”

   老爷子:“不孝子孙!”

   靳御:“……”

   他怎么就成不孝子孙了。

   许念念以及一家人愣愣的看了看靳御,又看了看老爷子。

   好半天没反应过来这什么情况,尤其是许念念,她怎么随便一捡,就捡到了靳御的爷爷?

   杨翠花则是心里打鼓,原来是亲家,还好她刚刚看这老头古怪的时候,没把人撵出去。

   靳御找了半天没找到老爷子,就猜想老爷子会不会来老宅这边。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找过来,没想到老爷子还真来了。

   老爷子傲娇的扭过头去,对着许念念说:“这个不孝子孙我不认识,把他赶出去。”

   靳御:“……”

   许念念:“……”

   看来这还真是靳御的爷爷。

   确定是靳御的爷爷,许念念对老爷子的态度就更包容了。

   老爷子死活不理靳御,许念念只好先哄着老爷子把早餐吃了。

   本以为要花费一番功夫,没想到老爷子倒是吃的特别快。

   都不用许念念劝,端着碗呼啦呼啦就吃完了,也就吃面条的时候,脸上的笑没停止过。

   吃的特别欢快。

   吃完饭,老爷子决定住在这儿,不跟靳御回去。

   靳御不想让老爷子在这里打扰许念念一家,这房子都已经给他了,自然是他说了算。

   靳御说什么也得把老爷子拖回家。

   不然让他老丈人一家多不自在。

   老爷子脾气古怪,靳御觉得不能让他在这里闹腾。

   老爷子偏不走。

   靳御拉条凳子坐在老爷子面前,正打算劝老爷子,老爷子立刻扭过头去,给了靳御一个后脑勺。

   靳御无奈:“爷爷,跟我回家,别生气了……”

   老爷子嘴唇抖了一下:“我不是爷爷,结婚都不准我过来,我还是爷爷吗?”

   许念念诧异的眨了眨眼睛,看向靳御。

   靳御一脸莫名,怎么了?

   许念念看老爷子一点想和靳御说话的欲望都没有,干脆拉着靳御出去。

   “念念,怎么了?”靳御问许念念。

   “咱们结婚,为啥不让爷爷过来呀?”

   “不是说只领证不办酒吗?”靳御还被她问住了:“不办酒干嘛让他们过来?”

   经过他提醒,许念念才想起来她之前跟靳御说的话。

   懊恼的拍了拍脑袋:“办吧,都跟领证儿了,肯定得让村里人知道我嫁出去了,不然回头别人说闲话,我妈还得跟人吵架,咱们今天去领证儿,明天就回乡下,后天办酒。”

   原来是这个原因,靳御心里刚腾升起来的喜悦立刻被浇灭。

   不过倒也没难过,他知道许念念需要时间适应。

   不过这就有点难办了。

   “时间这么紧吗?”靳御问,要办酒的话,他怎么也得把京都的家人给喊过来,不然像什么样,不仅显得不重视他媳妇儿,回头还得被家里人埋汰。

   许念念时间确实很紧,要忙的事情太多,好不容易做出五万个鎏月酥撑着时间,她还得去处理其他事情。

   想了想,她道:“确实很紧,不过如果有什么其他的安排,可以跟我说,我看看能不能再挪点时间出来。”

   挪点时间,这可不行。

   一听挪时间,靳御才想起他问了多蠢的问题。

   媳妇儿都要跟他回去结婚了,他居然还想往后挪?

   在媳妇儿与亲戚之间,他果断抛弃了亲戚。

   特别爽快的道:“不用挪了,就明天,我去准备一下。”

   “等等……”许念念想了想,怕靳御搞得太隆重,干脆道:“婚礼就简单办一下就行,不要太隆重太夸张。”

   虽然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但没办法,许念念不是很喜欢那种特别夸张特别隆重的场合。

   而且还累人。

   结婚嘛,礼仪上过得去就行。

   靳御听到许念念说要办婚礼,还挺高兴,想大办,给她一个难忘的婚礼来着。

   结果她居然想低调。

   靳御无奈,除了答应,他还能有什么办法。

   商量完了结婚的事情,许念念想起靳御的爷爷,对靳御说道:“爷爷既然不想跟回去,那就让他住这儿吧,不影响的。”

   “不行。”说到这个,靳御坚决反对。

   “不知道我爷爷,他脾气很怪,他要是跟们住一起,明天一早可能非得拉着们一家人跑步不可,谁要是不跑,他就觉得别人要成废物,指不定会数落人。”

   “这么夸张?”许念念惊讶。

   靳御想了想,好像他爷爷就是这么夸张。

   最后,老爷子还是被靳御哄回去了。

   理由很简单,靳御告诉他,他决定办婚礼了,让老爷子回家和他妈商量接下来的礼仪各种事情,还让他做主婚人。

   老爷子一听,顿时觉得自家孙子还是在乎自己的。

   觉得自己身兼重任,麻利的就跟着靳御跑了。

   不仅如此,走之前还管许念念要了一罐子牛油酱抱回去。

   靳御看他宝贝似的抱在怀里,无奈的道:“爷爷,我帮拿着。”

   老爷子顿时爆吼一声:“想都别想。”

   那声音气震山河,中气十足,站在路边吼人,屋子里的人听得清清楚楚。

   靳御和许念念把结婚的事儿给各自的家人说了。

   引来了两方人马的反对。

   “不行!”

   “不行!”

   同样的话,出自杨翠花和吴兰的口中。

   吴兰指着靳御的脑袋:“结婚大事,怎么可以低调,不行,必须高调,靳御,我告诉,念念看起来就是个好姑娘,也是自己同意结婚的,怎么可以委屈人家姑娘,我告诉,这婚礼必须大办。”

   另外一边,杨翠花也在和许念念说:“念宝,婚姻大事,咱就得办的风风光光的,不能从简,简不得,人家从简,那是实在没钱了没有办法,咱家现在不缺钱,小靳家也是有钱人,这婚礼不仅不能从简,还得让全村人都得羡慕。”

   两家老母亲一致反对,并且态度尤其强烈。

   于是,许念念和靳御拿着户口本到民政局门口时,坐在车里,欲言又止。

   许念念是被杨翠花缠得没法,靳御则是被吴兰说通了,倒不是他听吴兰的话,而是觉得吴兰说的特别有道理。

   他怎么可以委屈念念呢?

   他家境摆在这儿,真要是从简,回头别人都以为他不重视他媳妇儿,到处说闲话怎么办?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小凌儿新文,《法医狂妻:蒋先生,别害羞》

   这是一个关于智商超群情商负数的天才法医如何自修撩人大法,在疼宠撩哄某人的同时,顺便虐该虐的渣,打该打的脸的故事。本文1vs1,甜宠无虐,爽文,谈情说爱的同时穿插着破案情节,坑品良好,欢迎入坑!超强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