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渐渐笼上了阴影,不远处的黄天道上的喧闹因为巡街官吏的介入好了不少,女孩子收回了目光,这样一味的躲当然不是什么好办法。小聪明她有,而且还有不少,但真正想要靠小聪明来解决事情显然是不可能的。

一通跑动下来手脚发热,所以即便有夜风吹拂,她也不觉得冷,毕竟……女孩子看了看自己的手,白皙纤细没有一丝皱纹,她这个年纪当然不会有这种东西,因为她还年轻,甚至还不到及笈的年龄,跟如今躺在床上某位位高权重的国公大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个生机活力,一个却命数及至尽头。所以急的当然是他,不是她。

人有生老病死、死生轮回,这个道理便是不曾读过书,大字不识一个,每日为生计奔波,在很多人眼里不讲道理的百姓都知道,但有人却视而不见。

女孩子呸了一声,晃晃悠悠的从屋顶上跳了下来,手里持着也不知从哪里顺来的灯,提着一盏灯在纵横阡陌的小巷子里乱走。路上四下无人,却偶有这么一两个不干净的东西飘来飘去,寻常阳气十足的人当然看不到。鬼魅带着迷惘的神情在街头巷尾驻足,多数这种流连一地,迟迟不肯离去的鬼魅都在生前有不同寻常的际遇,流连的久了,也记不清过往了。只看到远远有提灯的少女缓缓行来,没有实体的形体与她错身而过的那一刹那,却被一道外力拉住了。鬼魅神情惊异,看着这个向自己看来的女孩子,目中悠光流转,放佛,不,就是能够看到自己。

世间似乎有一种人,天赋异禀,天生能看鬼神通晓阴阳,这种人被称为阴阳术士,是鬼魅的天敌。鬼魅有些惧怕躲闪,那看似纤细不起眼的手却牢牢的箍住了它,无法挣脱。

眼前的少女看了它片刻,却没有如它想象中的那般立刻动手,而是叹了口气:“罢了,遇到我了,也是缘分,身上无怨气,既不曾害人,我便送一程,送往生吧!”

……

看着被送走的鬼魅,卫瑶卿嘀咕了一句:“我这也算是日行一善吧!”她再如何厉害,也无法以一己之力翻了这天下,否则又何以致如今,张家的仇仍然未报?

夜风拂过,她惊觉脸上有些凉意,伸手摸了摸,摸到了……眼泪?她苦笑:竟不知不觉什么时候哭了都不知道。她从来不是个爱哭的人,年幼时不懂事会为小事所哭泣,长大更觉得哭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就如曾经的祖母所说的“哭要哭在对的地方”。年幼时她哭是因为有张家张家做后盾,而后就不大爱哭了,在她看来,哭是示弱,天之骄女张明珠不需要示弱,可自重生之后却总会莫名其妙的落泪。

“明明是开心的时候啊!”卫瑶卿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拿衣袖胡乱的擦了擦,脸上有些冰凉。脸上的寒意仿佛浸透到了自身,她拉了拉衣领,这个天越来越冷了,一伸手,掌心微凉,带着几分湿意。

下雨了么?她定睛望去,不知何时,天地间有柳絮飞扬,这个天当然不会有什么柳絮,女孩子自言自语:“昔年谢氏才女谢道媪曾云‘未若柳絮因风起’,原来是下雪了啊!”

窗台边的纯白小妹轻纱遮身极其妩媚

“这两年长安的雪真是一年比一年来的早,去年就已来的够早了,今年更是如此……”女孩子一个人晃晃悠悠的走着,似乎有些害怕,带着几分颤意,嘀咕着。

“眼下很晚了么?”

“我看不晚吧!”

“黄天道上定然还有不少人呢!”

“怎的走了这么久,别说人了,连个鬼影都看不到……”

……

独自嘀咕着走到小巷的尽头,女孩子停了下来,看着尽头的土墙,蓦地叹了口气:“难怪人云长安城的三街九巷就是长居于此的当地百姓都会一不留神陷入其中呢!白天路都不好走,莫说这黑不溜秋的夜里了……”

“……小小年纪,怎的身上没有半分风光霁月、少年意气,风骨铮铮,反而满是三教九流的油嘴滑舌?”

略带嘶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有些突兀却又仿佛在这黑暗中存在了许久了。

女孩子嘀咕自语摇头晃脑的动作停了下来,脸色没有什么变化,显然她似乎已经有所察觉了,但停下来的举动还是有些僵硬,这显然很能说明一些问题了。

那三个拦住她的人诚然是一等一的高手,使诈逃过之后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似是逃了,却又仿佛落入另一个圈套之中。真要说出哪里不对劲,她又说不出来,这是一种近乎本能的直觉,所以听到这一声之后,她脸色不变,因为已然有所察觉。但察觉到是一回事,真正看到又是另外一回事。那道突然出现的声音的主人让她觉得危险,这种危险,远远比那三个拦住她的人更甚,以至于她的举动不由自主的有些僵硬,这一瞬间也不如以往那般灵活。

她有些艰难的回头望去,看到自己的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黑色的人影。手上那盏不知哪里顺来的灯无法照亮这个人的模样,只看到人影纤长,夜风吹来,衣袂飘飘,很有几分隐世高人的味道。

面前黑色的人影晃了晃,这一瞬间,她恍惚觉得有衣角从她身边略过,面前的黑色人影再次开口了,这一开口,她就知道不是错觉了。

“长的挺好看的。小姑娘,好好的过日子不好么?”面前的黑色人影笑了笑,挺声音似乎四五十岁的模样,有些沧桑了,却又不苍老,笑声平和甚至还有些和蔼,同寻常所见的和蔼长辈没什么两样。

“有这样的天赋,注定会在阴阳司活的风生水起,接管阴阳司也不是问题,这是天下无数阴阳术士终其一生也难以做到的,对来说却如此简单。上天厚爱于,给如此天赋,为何却偏偏不肯好好过日子?”黑色人影叹了口气,语气中分外不解,“拥有的是很多人终其一生也无法得到的。就是老夫,在这个年纪论阴阳术手段也远远不如,如此天赋,却偏偏要拿性命去与权势斗,何苦来哉?”丝瓜视频成年破解版app下载

Tags: